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留里克的崛起
听书 - 留里克的崛起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116章 九世纪的玻璃瓶

重生的杨桃 / 2020-03-22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    留里克倒是丝毫不讨厌酒,他实在知道族人们酿造的都是读书很低的麦酒,它本有醇厚口感,亦是颇为苦涩。如果加入了啤酒花,麦酒就升级为啤酒。在饮料极度匮乏的时代,比起没有味道的纯水,麦酒就成了非常关键的饮料。

    他仍然不到八岁,这个冬天依旧享用了所谓蜂蜜酒。

    罗斯人的蜂蜜酒有两种,一种是蜂蜜稀释后发酵,它的口味说起来有种急支糖浆的感觉。

    另一种则是调制的,就是苦涩的麦酒勾兑蜂蜜。麦酒比发酵蜂蜜酒明显度数高一点,就是苦涩感觉不是谁都喜欢的,加入蜂蜜后那就大大不同了。

    包括关于诺夫哥罗德女人的集体婚礼上,新人们所引用的交杯酒,实则就是麦酒勾兑蜂蜜。

    这里面甚至还有一种说辞,所谓生活总是苦涩与甜美共存。

    当然,南欧世界的人们还能大量获得葡萄酒这种美味,甚至一些嗜葡萄酒如命富裕者与贵族,没有喝出酒精肝,反而提前喝出了糖尿病

    留里克躯你不会很介意它的凌乱。”

    凌乱古尔德说话实则已经非常谦逊了。留里克拉着露米娅纤细的胳膊,紧跟父亲奥托进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巨大的温暖长屋,它仍是没有地板的,但是地面的沙石明显被处理过,即被重物夯得颇为平整。

    古尔德所谓的凌乱根本不存在,这里明显被装饰的很漂亮,整体布局显得很是整洁。

    其实它仍是一座整体式长屋,内部用木板分割出了会客厅、仆人起居室,以及主人的卧室。

    木质的墙壁上挂着一些盾牌,以及装饰与实战并存的镶金纹的斧头。另有一些凸起的木托,托举着青铜油灯。

    比起别的房屋,古尔德的大长屋防水能更好,只因它的房顶使用多层木板加工。虽然这里不存在陶制挡雨瓦片,古尔德用错落排布的坚硬橡木板,仍然达成了瓦片的效果。

    站在房屋大厅的正中间,留里克抬头望去,只好可以看到长屋最大的那一根木梁。

    木梁是整个长屋的结构关键,可以想象倘若用这根木梁去做船只的龙骨,造出一条三十米长的运输船,想必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三根铁索吊下来一座大的青铜吊灯,吊灯又托举着多达三十二盏油灯,它们成颇具数学美感的放状排布,拜这个大油灯矩阵所赐,整个房屋不需要篝火,也显得颇为明亮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油灯悉数点亮,再加上最大吊灯,整个房子被烘烤的很是暖和。

    须臾,古尔德拍拍手,将自己的一票随从叫到会客厅了。

    来者有四名武士,两个年轻的侍女,以及一个穿着亚麻长袍的男人。

    看到武士,奥托几乎处于本能的握住自己的佩剑剑柄。

    见状古尔德连忙招手,脸上的赘也颤抖起来:“我的首领,不用紧张。你看,这些就是我的人,还有一些住在另一间长屋。”

    奥托稍稍放松,调侃道:“古尔德,看来你的生活很是滋润。你到现在还需要年轻的女人侍奉,但是这么做是否让你的另外一些女人反感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我的女仆嘿嘿,她们只是卑微的奴隶,你注意到她们偏红色的头发了吗这是两个布里吞人。我的首领,也许你不太清楚,那些丹麦人最近几年总是从西边那个叫做不列颠的岛抓了些奴仆,即便是我们也可以花费一些钱买到些许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倒是有所耳闻,可是我们并不需要那些仆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们也做了改变。”古尔德的眼神瞟了一下留里克边的露米娅,指出:“你给你的儿子也选了一个女仆。你们确实不一样,我还觉得你是打算让这个卑微的养鹿人做你儿子的妻子。我已经弄清了实,你们真是有些奇怪,你们给仆人的待遇太高了”

    “此事就不要多提了。”奥托摆摆手,“你令人将毯子拿来,我要歇歇脚。还有把你的好酒好摆上来,我倒是要看看你说的好酒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古尔德一拍大腿,令那个干瘦的男人去端来食物。原来此人只是一个厨师。

    他招呼厨师将已经备好的食物呈上来,随之而来的还有皮毯子和低矮的木桌。

    很多的部族之民吃饭根本没有作为的桌子,只是因为没有迫切的需求。奥托平吃饭亦是盘腿而坐,拿起放在陶盆里的啃食,或是端着碗用勺子喝汤。

    古尔德的生活颇有讲究,以至于面对着桌子上的已经凉了的烤,奥托竟觉得有点不适。

    烤都是冰凉的,呈上来的实则都是牛,其上还附着着一层薄薄的牛油。留里克和其父亲一样得到了完全相同的照顾,就是可怜的露米娅因为一介仆人的份,只能坐在一边乖乖看着。

    晚餐是凉了的牛,以及一些黑麦面包。配菜还有一点蔓越莓果干,甜蜜的滋味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富裕如古尔德,他不觉得这番招待对罗斯人的大酋长有什么不周,因为他平里也是吃得这些食物。

    这次晚宴最关键的是酒

    “伟大的首领,请你稍稍等待,我将为你拿来我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古尔德站起走进他的卧室,不一会,他就拎着三样透明了瓶子大腹便便的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居然拿着透明的瓶子

    留里克本是无聊的拿着切的小刀,试着把冰凉的烤牛切成块。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消灭这么一大坨,吃不完的给予自己的露米娅,两个孩子总能将其干掉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古尔德仅仅抱着的三个玻璃瓶,其接近纯透明的模样真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仿佛这些瓶子根本不是来自公元九世纪,仿佛是某个穿越者故意将它们遗留在这历史的夹缝中,最终极端廉价到一毛钱的瓶子,就成了古尔德宝贝。

    但那不是真的来自一千年后的瓶子。

    古尔德高傲的将三个饼子摆在自己的矮桌上,其中颜色各异的液体还为之晃动,留里克更看到了其中存在的气泡。

    饼子的高度各有不同,形状细节也是不一样的,在一些地方还有歪歪扭扭的质感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留里克才舒缓下心,确定她不是来自未来之物,只怕就是来自这个时代,是某些神奇的工匠创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留里克脑子里已经给瓶子的来源做出一个估计,或许它们来自东罗马,亦或是波斯地区。玻璃嘛,就以产地在波斯,才为东方赐予“玻璃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古尔德自豪的面对惊愕中的首领奥托,吹嘘说:“伟大的首领,也许比起酒,我的这三个瓶子才是大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我知道。这是水晶瓶,你居然还有这样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留里克听得父亲的话,一瞬间浑的汗毛都立起来。水晶和瓶子两次词汇以诺斯语说出变成一个组合词,合着父亲知道水晶瓶这个概念,亦是知晓它的宝贵。

    古尔德摇摇头:“不。它不是水晶瓶,也没有水晶瓶那般珍贵。它或者是来自罗马,也可能来自更东边的地方←能从你手里买到。我会出一个你满意的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”嗅到商业机会的古尔德脑子疯狂旋转,他立刻恭敬回应,“很抱歉,我的小主人,我这里就是这三个,我很舍不得它们。但是我会到南方试试运气,如果能在集市上买到,当我秋季归来我自会将其奉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最好打听清楚,它们是其来自罗马,还是更东方的世界。”留里克对此很有兴趣,一瞬间还开始思考自己制作它的可能。

    把一块天然水晶雕琢成杯子,世界许多民族都懂得制作工艺。中国的秋时期,诸如楚国的国君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世界杯。大唐则把这样的杯子谓之为“夜光杯”,葡萄美酒夜光杯的诗句已经在流传。

    更古老的如古埃及的法老,神庙的墓葬里不但存在水晶杯,亦是有着陨铁打造的兵刃。

    留里克觉得这些玻璃瓶都是来自波斯,是大食商人将其贩运到东罗马,再辗转销售到了古尔德的手里,每一次的倒卖商人都要挣钱,所谓二十个银币就是五分之一罗马磅的金子它真是一比巨款

    他很清楚,玻璃的主要成分就是二氧化硅,故而制造玻璃的原材料最关键的一项就是石英砂,例如将大块的漂亮水晶晶体柱粉碎,再熔融后重新塑,是否就造出了能凑合用的玻璃了呢

    留里克联想到铁匠铺的炉子里流出来的高温胶状的矿渣,当矿渣自然冷却后就有了类似玻璃的质感。

    也许波斯人就是在冶铁或是烧陶的时候,发现石英砂成分多的矿石和陶泥,加之后都会变得特别。这才创造的直接烧石英砂,一些机缘巧合创造出几乎透明的冷却物。

    再加入一些冶炼银子的副产品之铅土,也就是所谓二氧化铅,一起山区随处可得的氧化钙,就能造出实用的玻璃。但它并非纯净的,难以去除的杂质不能保证绝对的透明,谓之为琉璃更为合适。

    梳理自己脑海里的知识,留里克觉得,在偏远的罗斯堡,用海岸的沙子与铁匠铺的铅,由铁匠铺造出玻璃容器,工艺上似乎毫无问题。

    瞧瞧这三个玻璃瓶,它们明显是被吹出来的瓶子,由此可见,它们的制作者已经拥有非常成熟的“吹瓶子”技术。

    廉价玻璃瓶实则是20世纪工业大发展的时代能够高效生产,哪怕到了19世纪,瓶子全是工匠吹出来了。即便如此,到了世纪,吹瓶子的职业匠人仍有非常巨大的市场。

    玻璃的神奇物理质的缘由仍没有一个非常合理的科学解释,仍旧困扰着世纪的人。这一团硅氧钙铅为主的物资,加后有着极强的可塑,自古以来的匠人们即可将其制作成五花八门的形状。

    除了成为生活用品,甚至改造成武器,比如用玻璃做箭头或是别的。

    且看古尔德摆出的三瓶酒,倘若有一瓶里是纯粹的“生命之水”,也就是提纯到97的烈酒,它已经不算是酒了。如此玻璃瓶完全可以作为一种燃烧武器的易碎容器。

    酒纯粹的酒

    留里克脑子里已经立刻盘算出如何造玻璃,甚至萌生了和铁匠克拉瓦森谈及此事并付诸实施的伟大捞钱计划。

    他的注意力突然转移到古尔德桌案的三瓶酒上。

    这三个玻璃瓶,左瓶是暗红色的,当是葡萄酒。中瓶颜色偏黄,或是蜂蜜发酵酒,或是麦酒。而右瓶的那个,它里面总不能是白水吧

    古尔德可是一直口口声声说它们都是酒,难不成最右的瓶子里面是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全本小说_更新最快的小说网_古龙武侠网_古龙小说全集(a812.com) 手机版:m.a812.com】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