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字体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书库 > 历史·穿越 > 盛唐破晓
听书 - 盛唐破晓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379章 难念的经(下六)

尘都乞儿 / 2020-04-04 / 下载TXT - 下载ZIP - 下载RAR

    神都苑侧,权策新获赐的宅子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的车驾在前呼后拥之中在门前停驻,权策下了马,往旁边看了看,摇摇头,武后的心思越发诡异难明,他得知自己的赐宅紧挨着庐陵王府的时候,牙疼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母亲”权策伸手搀扶着义阳公主下了马车,将已经五岁的权箩抱在怀中,看着小丫头的眉眼,虽也是秀气俏丽,线条却渐渐露出几分刚硬,加上眉眼间不时浮现的倔强,却是与权竺交换了配置一般,权竺眉眼线条柔和婉约至极,性子也是醇厚温雅,时常挂着笑意,九岁的年纪,已经有个翩翩佳公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二郎,可记得小时候曾说过什么?”权策为权箩理了理发丝,对身边亦步亦趋的权竺发问。

    “兄长,可是说有志气?”权竺笑意珊珊,自以为了解兄长的心意。

    权策摇摇头,“志气你是不缺的,聪敏也不差,你差的,是动力”

    权竺抿着嘴,拉了拉权箩垂下的小手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幼时,府中板荡,为兄时常入狱受刑”权策想起那段日子,心中犹自惕惕,那是走错一步就万劫不复的黑暗,声音中冷暖交替,五味杂陈,“你听了乳母教导,说是卧冰可求鲤,寻我找冰,声言要孝敬父母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我还说还要孝敬兄长”权竺仰着脸,觉察到权策的异样,善解人意道,“兄长可是有事要吩咐?”

    权策笑而不语,两兄弟慢慢走着说话,却是惹得权箩不悦,拧麻花一样从权策身上挣扎下来,迈着小短腿哒哒哒跑了起来,非但跑到两兄弟前头,还将母亲义阳公主也越过了,扶着门框,吭哧吭哧,手脚并用爬上了高高的门槛站着。

    “母亲,大兄,咯咯咯”权箩尖声招呼着,两脚离地,跳跃了几下,白嫩的小脸上挂着得意的笑,身上雪白的裘皮坎肩和粉色的襦裙,却是脏污了一片。

    旁边的侍女丫鬟都晓得权箩脾气,没人敢拦着她爬高,见她蹦跳,才慌了神,一个个白着脸冲上前左右护持,生怕她跌倒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也紧着快走了几步,将她拉了下来,蹲身拂去她身上的尘土,嗔道,“便是趁着你芙蕖嫂嫂不在,撒了欢儿了”

    “母亲身上也有,咯咯咯”权箩笑得更欢,秀气的小指头,指着义阳公主因蹲下身而拖到地上的裙裾,乐不可支的坏蛋模样,令人爱煞。

    权策将她抱起,放在脖颈上,一趟子跑出老远,权箩清脆的笑声洒满这处庞大的住宅。

    权祥前头躬身引路,绕着圈子一重重地观看,走了大半个时辰,义阳公主在一个亭子里暂时歇脚,忧形于色,“我儿,这规制,似是比亲王府邸还要庞大?可有干碍礼仪之处?”

    这处府邸,足有原本的义阳公主府大了三倍有余,光是园林就有五座,分布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,中间还有一处大的,院落楼阁独具匠心,木料装潢都不是凡品,她没有进室内查看,想必陈设器具都是齐备,令她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“母亲勿忧,这宅子没有按照营缮令营建,没有几进几路,也没有藻井重廊,与逾制无碍”虽还没有逛完,权策大抵有数,一重院落一重楼阁,一重亭台一重园林,环环相抱,别有洞天,见义阳公主露出欢喜之色,便道,“这里风光绝佳,离宫城近便,神都苑休闲玩乐之处颇多,母亲若觉适宜,便迁了过来吧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笑着点点头,拉着权策的手轻轻拍打,“我儿功勋卓著,母亲以你为荣,此宅是我儿功勋所得,母亲迁来倒是可以,只是却不必悬公主门匾,只悬我儿冠军侯门匾便是”

    “母亲,公主比侯要大呢”权箩在旁不服气,挺胸抬头,要艳压兄长。

    权策哈哈大笑,“迟迟说得对,母亲,原来的宅邸本就是两处府邸以园林连接而成,我那边挂上冠军侯就好,这处府邸,便叫天水公主府,您看如何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英挺能干威名远播的长子,雍容贵气秀雅不凡的次子,还有活泼可爱的幼女,义阳公主周身暖洋洋,连连点头,将含笑站在一边的权竺也拉了过来,“二郎我儿,待母亲改日寻处大宅,给你做轮台侯府”

    权竺只是笑,权箩却在亭子边的美人靠上手舞足蹈地瞎欢喜。

    权策犹豫了下,“母亲,轮台侯府,许是要立在长安为好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一怔,喜色尽去,“我儿可是有措置?”

    权策点头,坦言道,“母亲,我陪同族兄去嵩山拜见父亲,他有意出山,去长安居住,以他眼下情形,入住公主府不合时宜,但总要有个名分在,孩儿有意,令二郎去长安就府,迎父亲安居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愣了一会儿,长长地叹了口气,伸出手,将权策和权竺拥在怀中,声音哽咽,“终是母亲的不是,母亲虽是内宅妇人,却也知大郎昔日因他受了许多苦楚,而今,又要让二郎重走你当日之路么?”

    一席话,说的权策心中一痛,正要改了主意,权竺却先开口了,“母亲,孩儿自幼无忧无虑,享尽荣华,都是兄长一力支撑,儿已渐大,也当为家中做些事了,孝敬父亲,为人子者,分所当为,兄长信我,母亲可信我?”

    义阳公主泪落如雨,连连点头,权竺跪在她膝下,捧着母亲的脸,轻轻拭去泪水,“儿长大成人,能经得事了,母亲该高兴才是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当此之时,一只死兔子从隔壁凌空飞来,正打在权箩头上,吓得她乱跑乱跳,小脸惨白,呜哇大哭。

    义阳公主赶忙将她抱开抚慰,仆役护卫纷纷涌来,将几人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“啪……啪……”

    不停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落在地面上,恶臭难闻。

    权策负手而立,看着眼前的一地污秽,听着幼妹撕心裂肺的哭声,眼中寒光闪闪,幽幽道,“祸福无门,惟人自召”

    长寿二年腊月初,权策在新挂牌的天水公主府宴请高阳王武崇训,麟台监宗秦客,凤阁侍郎魏元忠,御史中丞葛绘等人。

    次日,众多朝堂重臣联手发力,众口一词弹劾洛阳尹王禄、神都苑宫监杨思勖二人,管制不善,致使冠军侯赐宅频遭袭击,无法安居。

    武后愕然,下令彻查。

    杨思勖调派千牛,将神都苑左近宅邸全数封锁,王禄入天水公主府查实情由,当天便闯入庐陵王府,将府中仆役管事拘拿一空,派了官差把守各门,严禁出入。

    同日,权策、权竺兄弟二人取道长夏门离开神都,前往长安。

    权策每逢大事先避位,已经不是秘密,神都朝野,骤然紧张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。
【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——全本小说_更新最快的小说网_古龙武侠网_古龙小说全集(a812.com) 手机版:m.a812.com】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